天門社區

 找回密碼
 5秒注冊

快捷登錄

搜索
進入論壇
查看: 14103|回復: 10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[小說原創] 最長的情書,純愛小說《魔都,我無處安放的青春》

[復制鏈接]
     
跳轉到指定樓層
樓主
發表于 2020-9-11 09:22:27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
五秒注冊,馬上發帖,你就是百萬人民的焦點……

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,沒有帳號?5秒注冊

x
.初到魔都
       CRH動車組飛馳在平原上,這是從宜昌發往武漢的漢宜線列車。
       我從荊州站上了車,坐在座位上。透過車窗望去,窗外一閃而過的是水平如鏡的田地。不遠處的翠綠楊柳,還籠罩在煙色之中。不過,這樣的景色對我來說,早就習以為常了,不會有絲毫驚艷的感覺。   
       現在的時間正是五一佳節,探親、旅游的人很多。對面座位上坐著一對小青年,像是在校的大學生,趁著假期到江城去游玩。
       “黃鶴樓上吹玉笛,江城五月落梅花”。
       畢竟,一年之中,五月時節的江城是最美麗的,而且,除了梅花之外,還有絢麗的櫻花。
       列車行駛得非常平穩,車上漸漸安靜下來。對面的女孩閉上眼睛,把頭靠在男孩的肩膀上。一會兒,她似乎睡熟了,嘴角張開一線,發出輕微的有節奏的鼻息聲。
       多可愛的女孩啊!多好的年紀啊!
       我的嘴角泛起一絲微笑,心中又想起了蓮子和那些塵封已久的往事。
       在綠皮的火車上,她也曾經這樣熟睡的,頭發劃過我的眼角,那癢癢的感覺,似乎依然存在。
       回憶如同老電影一般,一幕幕極快地掠過我的眼簾。
      
       新世紀的第三個年頭,我來到了魔都。在那里做了來魔都后的第一份工作。 我從某個江南城市坐火車來到魔都站,乘坐地鐵到莘莊,又轉乘巴士到松江,再坐公交車到了某個工業區。后來知道,松江就有火車站,從我來的地方可以直接坐火車從松江站下車,根本不需要經過魔都市區。   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 這一路上,我的心情是興奮的、忐忑的,既有來到大魔都的雀躍,又對未來的道路心存迷茫。來到廠區,與電話中聯系的人見了面,就開始了在這家公司的打工生活。
       工廠位于新建的工業區,周圍還是大片未開發的農田。我來的時候是初春,空曠的廠區寒風凜冽,有一種刺骨的冷。
       住宿的地方是公司租借的民房,在一個小街道上。原來是個小鎮,后來取消了建制。這地方很小,長方形的街道,不到10分鐘就能走一圈。
       民房是別墅的樣式,分為上下2層,下層有2間房住人,每個房間住2個男生。另外還有1間廚房。上層也是2個房間,1個大房間住了3個女生,還有1個小房間住著一對中年夫妻, 30多歲。男的是司機,女的給老板做飯。
       我們幾個住在一起的人,大部分都離開學校不久,對于集體生活并不陌生,住在一起也沒有任何的不適應。
       三個女孩子中,小金是剛從學校畢業的女生,短頭發,愛笑,臉上還帶著孩子氣。有一次,她一邊說話,一邊刷牙,牙膏沫流到了下巴上,又聽別人說了什么好笑的事情,直接把牙膏沫噴了出來。小程做會計,在這家公司做了2年,和公司一起從南方搬過來,圓圓的臉蛋常常帶點傲嬌,有時候喜歡把手背到身后,踮起腳尖走路。小季個子嬌小,卷發,性格蠻橫,講話常常很不客氣。
       與我同住一房的帥哥叫小范,身姿挺拔,瀟灑倜儻,是四川宜賓人,據他講,他有一個女朋友,在閔行上班。另外一個房間的2個小伙,個子高的叫小湯,來自江西。個子矮的叫小張。
       稚氣未脫的小金,常常和小張一起聊天。小程被小范吸引,同他講話時輕言細語,流露出少見的溫柔,和平時的言行相比,簡直判若兩人。而我,對跋扈蠻橫的小季并無太大的好感。
回復過本主題
的還回復過:
     
沙發
 樓主| 發表于 2020-9-11 09:26:00 | 只看該作者
        工廠還處于初創時期,連地面油漆都沒有涂好,水電也還在施工中。我們干所有能干的活,拔草皮、涂油漆、布電線,從大卡車上卸貨等等。因為都是年輕人,對未來充滿了憧憬和希望,所以也不覺得苦和累。有時候晚上8點多下班,躺在小貨車的拖廂里,望著漫天的星斗,覺得別有一番趣味。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     
滕椅
 樓主| 發表于 2020-9-11 09:26:09 | 只看該作者
        工廠還處于初創時期,連地面油漆都沒有涂好,水電也還在施工中。我們干所有能干的活,拔草皮、涂油漆、布電線,從大卡車上卸貨等等。因為都是年輕人,對未來充滿了憧憬和希望,所以也不覺得苦和累。有時候晚上8點多下班,躺在小貨車的拖廂里,望著漫天的星斗,覺得別有一番趣味。
        我們住的地方到廠區約有4公里,每天早上坐公司的金杯面包車上班,下班也坐車回來。有幾次,司機有事外出,我們不得不走路回來。
        道路兩旁的農田里,大多種著越冬的小麥和油菜,偶爾兩顆楊柳,也垂著光禿禿的枝條,蠶豆苗矮小,一隴一行,排列整齊。就景色來看,與我的家鄉江漢地區有相似之處。湖北號稱“千湖之省”,江漢地區河湖密布,在地理和氣候上,和上海沒有太大差別。
        有詩云“竟陵煙月似吳天”,說明兩地之間聯系往來頻繁,且古人早已發現了兩地之間的相似之處。
        這首詩是晚唐詩人皮日休所作,詩名《送從弟皮崇歸復州》,全詩如下:
        羨爾優游正少年,竟陵煙月似吳天。
        車螯近岸無妨取,舴艋隨風不費牽。
        處處路傍千頃稻,家家門外一渠蓮。
        殷勤莫笑襄陽住,為愛南溪縮項鳊。
        復州竟陵是我家鄉的舊稱。詩中描繪的水鄉美景正是我日常所見的。
        我們邁開大步,走在小路上,初春的風帶著料峭的寒意迎面吹來,風中一絲植物的清香若有若無,像是蠶豆花的香,又像是油菜花的香。腳步輕快,就連平凡的景色也讓人心情舒暢。女孩子們說著什么,不時傳來陣陣笑聲。此情此景,我不由得唱起了歌兒。
        現在回想起來,這可能是我在這家公司最輕松、愉快的時候了。只可惜,“月有陰晴圓缺”,人的際遇實在不可預見。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     
板凳
 樓主| 發表于 2020-9-11 09:27:02 | 只看該作者
二.矛盾爆發
        我們住的地方,附近只有一家小小的餐館,做的飯菜超級難吃,還不便宜。我正在為吃飯的問題發愁,有一天,小季問我,同不同意和他們一起開火,費用均攤,我說可以。于是,我們決定輪流做飯,打掃衛生。
        起初當然是美好的,燒飯的人心情愉快,吃的人也很開心,吃完飯之后,大家在院子里聊天,倒也其樂融融。
        只可惜,好景不長,矛盾很快就爆發了。
        輪到我值日了,買菜、做飯之類不提,做的飯菜也還和大家胃口,至少都吃光了。拖完地之后,工作結束了。
        過了一會,小季推開門質問:“你怎么不拖地?”
        我回答“我拖過了。”
        又問:“拖過了,地面怎么還是臟的?”
    我答:“地面是濕的,有人進廚房,當然踩臟了。”
    “反正你要拖干凈。”
    “行,我就再拖一次。”我反問道,“你值日的時候拖了幾次地?我看你們也只拖了一次,之后地面也臟了。”
        “你管我拖幾次,反正你要拖干凈。”
        這次事情之后,我對小季觀感極差。我覺得她總是仗著資格老一點,欺負新員工。而且蠻不講理的樣子,也讓人喜歡不起來。
        到了月底,收水電、伙食費了,我很快交了錢90元,雖然覺得略多,但也沒有多想。晚上,我無意中得知,小湯和小張每人只交了50元。
        我詢問負責收費的小季:“為什么收的錢不一樣?”
        答曰:“收的錢是一樣的。”
        “能讓我看看收賬記錄嗎?”
        “不能,憑什么給你看?”
        “既然收錢,難道賬目不是應該公開,大家都有權查看嗎?”
        “沒有做賬。”
        于是不歡而散。
        我強忍怒火,對自己說,不要同她一般見識。
        我生平第一次見識到了什么叫潑婦。
        我以為女孩子們都和我在學校里認識的那些女同學一樣。
        她們美好純潔,彬彬有禮,和她們聊天,是一種非常美妙的感受。和某位女生一起在校園里走走,你會覺得,即使是在寒冷的冬天,也能擁有春天般的溫暖。
        而現在,這個女人,打破了我對女孩子的認知。原來,并不是所有的女孩都是美好的。原來,人可以無底線到這種地步,為了一點點小利而丟棄公正、友善。
        同時,我心里也有一些疑惑,一個受過高校教育的人,怎么會表現得如此缺乏教養呢?
        這些沖突讓我打消了和她們交流的想法,我覺得,還是和她們保持距離比較好。于是我變得沉默起來。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     
報紙
 樓主| 發表于 2020-9-11 09:28:06 | 只看該作者
三.歌聲與少女
        第二天下班后,小湯告訴我,由于之前發生不愉快的事情,她們決定不再和我合伙。小湯還詢問我和她們之間發生了些什么。
        雖然心中略有不快,但我想,既然大家只是萍水相逢,我又何必委屈求全呢。勉強湊合,矛盾只會越來越深。我也無意和小湯多講一些不愉快的事情,同意了她們的決定。
        老話說得好,“東邊不亮西邊亮”。
        中午,廠長老簡的老婆給我們送來盒飯。正吃著,她對我說,她們想做點小生意,晚餐給我們提供伙食,每餐3元。問我是否愿意去。
        3元又不貴,還不需要自己費心勞神動手做飯,我毫不猶豫地同意了。
        老簡是個胖子, 30多歲,他老婆很年輕,20多歲,兩口子都是湖南人。雖然很好奇為什么他們夫妻之間年齡差了這么多,但我也不好八卦地去打探別人的隱私,只能在自己心里想想。
        老簡一家和一對司機夫婦,還有電工小徐、小賴租住在村子的民房里,離我住的地方約有1公里。
        晚餐吃過老簡老婆做的菜,我覺得這3元錢簡直物超所值。湖北人雖然吃辣,但吃的不多,湖南人卻是辣不怕。一頓飯吃得我滿頭大汗,辣的開胃,辣的舒坦,我連菜里的湯汁都沒留下。這甚至改變了我的飲食習慣。
        回到住處,小湯問:“晚飯怎么解決的?”
        答曰:“老簡處吃的。”
        晚上照例在院子里閑聊。對那些家長里短的事情,我不甚感興趣,于是走到院子邊稍遠處,自顧自地唱歌。
        歌是粵語歌,電影《阿虎》主題曲,巨星劉天王原唱。
   “短短一生太多的變化,風吹不息卻似真還似假﹍﹍
        是愛你,你知道嗎?我竟然經得起傷痛的傷疤﹍﹍
        是你最后,一霎,你不經意間,永遠已替代她﹍﹍”
        有人被歌聲吸引過來,原來是小程。我心中微喜,這說明我的歌聲還是能夠入耳的嘛,至少沒有噪音擾民。
        我用粵語唱著,小程嬉笑著用普通話翻譯。
        我唱“似真還似假”,小程說,“是真還是假”。
        我唱“是愛你,你知道嗎?”,小程說,“愛誰呀?”
        我唱“你不經意間,永遠已替代她”,小程問“替代誰呢?”
        歌唱完了,我定了定神,疑惑地朝這女孩看去。
  “哼”,她鼻子里冒出一點聲音,轉過身去,兩手疊放在身后,走開了。
        我覺得,這女孩還頗有些可愛,她要么對這首粵語歌很熟悉,要么會說一些廣東話。聯想到公司之前是從廣東搬過來的,我也就不奇怪了。
        廚娘徐姐和她的司機老公是湖南人,常常喜歡與我們說說笑話。
        徐姐問我:“你喜歡唱歌,怎么不去當歌星呢?”
        我微微嘆氣,裝作深沉的樣子,說:“歌星也不是那么好當的,沒有機會呀。”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     
地板
 樓主| 發表于 2020-9-11 09:29:20 | 只看該作者
四.徐姐和我
        暮春三月,江南草長,雜花生樹,群鶯亂飛。
        天氣漸漸暖和起來。
        晚飯過后,徐姐喜歡沿著小路走走,幾個女孩也跟著她一起去,為了壯膽,她又讓我們幾個男的也一起去。起初幾次沿著江堤走,后來又走田間小路,越走越遠,繞一大圈才回來。走到草深的地方,怕有蛇,她們不敢走了,讓我在前面開路,我用一根小棍子敲打草叢,說這招叫“打草驚蛇”,她們又反過來譏笑我膽小。
        我膽子是不小的,但是如果被毒蛇咬到了,那可是要命的事情,還是小心為上。
        夜色深沉,暖風陣陣,徐姐唱起了歌兒。她唱的是一首老歌 “一剪梅”。
        得益于小時候常常和老媽一起看電視,這首歌我是耳熟能詳。我也跟唱了起來,在她忘詞的地方,我又接了起來。副歌部分,也變成了男聲、女聲二重唱。徐姐唱得很投入,一首歌唱完,她默不作聲,好像沉靜在自己的世界里。
        我稍覺詫異,一直以為已婚女人樂觀開朗,一心只圍著孩子和老公轉,卻沒想到徐姐也會多愁善感。大家都不再說話,只聽見“沙沙”的腳步聲。為了打破靜寂,我又唱起了一首更老的歌,“八月桂花香”,才唱了兩句,徐姐就跟著唱了起來。
        “一城風絮,滿腹相思都沉默,只有桂花香暗飄過。”
        我們兩人一起唱完了整首歌。
        徐姐問我,怎么會唱這么老的歌?
        我說,小時候看過這部電視劇,片尾曲聽得多了,自己就會唱了。

        一天,我不小心在手上劃了道口子,洗衣服就成了難題。為了不把傷口弄濕,我只能用一種很別扭的姿勢洗衣服。徐姐正好走過來,看到我的樣子,“哈哈”地笑起來。
        “阿平,你怎么連衣服都不會洗,衣服是這么洗的嗎?”
        “我手傷了,只能這么洗。”
        “拿給我看看。”徐姐說。
        我把手拿給徐姐看。
        “還真是的,你別洗了,正好我也要洗衣服,就幫你一起洗算了。”
        “那多不好意思呢。”我說。
        “沒關系的,你去玩會,一會就好了。”
        衣服洗好了,徐姐又要幫我晾曬在外面,我覺得實在是不好意思,只好站在一旁和她說話。
        小季看到了,問道:“這誰的衣服?”
        “我的。”我說。
        “你怎么讓別人給你洗衣服?”她一臉兇惡的樣子,大聲地咆哮,“你自己不會洗嗎?以后要自己洗,不要讓別人洗,知道嗎?”
        你誰呀,管得著嗎?我心想,真是討厭的女人。
        我轉身不理她。
        “他傷了手,我才幫他洗的。”徐姐笑著在一旁給我解了圍。
        徐姐老公姓屈,身材矮小瘦弱,平頭,牙黑,大家都叫他老屈。徐姐白白凈凈,看上去比他高大,健美多了。
        又是一對不般配的夫妻,我心想。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     
站臺
 樓主| 發表于 2020-9-11 09:30:32 | 只看該作者
五.悲慘故事
        第二天,老屈開車載我去松江購買工廠需要的物質。
        “你小子可別打我老婆主意啊。”老屈說,“你把我老婆橇走了,老子就要打光棍了。”
        這說的是真話還是笑話呢?我仔細看看老屈,他正一臉期待、略帶緊張地看著我。
        我“哈哈”一笑,說:“兄弟,放心,沒有的事。你老婆是個好人。”
        這么好的人,怎么就嫁了個矮矬子呢?我心想。
        “沒有就好。”老屈說。
        他一邊開車,一邊眉飛色舞地講起了他在深圳的“輝煌經歷”。
        “深圳的女孩子太好騙了,我都騙了好幾個。”他說著,唾沫星子從黑牙上噴出來。
        “我開著車往那些工廠門口一停,下班的時候,那些女孩子從廠里出來,我看哪個漂亮,就上去和她說話,說帶她出去兜風玩。她看我開著車,以為車子是我的,以為我很有錢,就上車了。”老屈咽了咽唾沫,得意洋洋地說道。
        “是嗎?”追女孩子這么簡單嗎?我有些不信。
        “我騙她說我沒有結婚。玩了幾次后,我就帶她去開房了。我每個星期都找她玩,但錢都是她出的,她還給我買鞋子,你說,她是不是傻?”老屈“嘿嘿”地笑著問我。
        讓女孩子出錢買東西不太好吧,我想。
        “后來她懷孕了,來找我,我帶她找了個小診所,打掉了。”老屈繼續說,聲音里沒有一絲的變化。
        這些事情超出了我的經歷,我沉默了。
        “再后來,她說要和我回老家,我怎么能帶她回去呢?我就說要給她找工作,把她帶到一個老鄉開的夜店里。她一開始不想在哪里上班,還想跑掉呢。麻痹的,害得老子追了幾次。”老屈憤憤地說著。
        “我和我老鄉打了她幾次。” 老屈又說,“她坐在地上哭,哭得老子心煩,我上去踹了她兩腳,她才老實了。”
        我徹底沉默了。
        “她年輕,客人都喜歡點她,一晚上可以接好幾單。”老屈接著說。
        “那老鄉給了我5000塊錢,說是介紹費。”老屈說著,又高興起來。
        我感覺自己已經無法呼吸了。
        這是我聽過的最悲慘的故事。
        這是我見過的最殘忍、無恥的人。
        欺騙純潔無辜的女孩,然后毀掉她的人生,這恐怕是只有豺狼才能做出來的事。
        我不禁感到頭皮發麻。我無法想象那個(些)女孩經歷了怎樣的痛苦和絕望,最后又墮入到怎樣的無底深淵。
        她們同樣擁有年輕的軀體,擁有美好的青春和理想,她們本應該自由、幸福地活著。而這一切,卻因為一時的輕信,戛然而止。
        我該報警嗎?我心里閃過一個念頭。我清楚地知道,如果這個故事是真的,這已經不僅僅是道德的問題。
        但是,時間過去久遠,人證物證俱無,我恐怕做不了什么。我只能在心里為那個(些)沒見過面的女孩默哀了。
        老屈還在興奮地說著什么,但我沒有再聽下去。
        “你老婆知道你的這些事嗎?”我換了個話題。
        “知道一個,其他的不知道。”
        我終于知道徐姐不時的沉默和傷感從何而來了。
        面對這樣一個丈夫,出生鄉村,思想傳統的徐姐,沒有別的選擇,只能選擇包容,但內心的苦楚,卻又有何處述說呢?
        或許,徐姐本身也是受騙者之一。我心里閃過一個毛骨悚然的念頭。
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     
8
 樓主| 發表于 2020-9-11 09:33:12 | 只看該作者
六.女朋友
        徐姐要給我介紹對象,她要介紹的人居然是小季。
        一天,徐姐興沖沖地問我:“阿平,你有女朋友嗎?”
        “沒有。”
        “小季很不錯的,她也沒有男朋友,你考慮一下呀。我覺得你倆在一起,肯定會不錯。”
        喔!天啦!圣母瑪利亞!太上老君!如來佛祖!
        徐姐的話讓我覺得好像是晴天響起了霹靂,又像是被五雷轟頂了一般,我一下呆住了。
        這情況完全出乎我的意料。我怎么也想不到,她要介紹的人居然是小季,她難道不知道我和小季之間已經是劍拔弩張了嗎。
        就小季那囂張的性格,兇惡的表情,我同她講一句話都嫌多,又怎么能同她談朋友呢。
        “嗯﹍,這﹍,怕是不太好。”我支支吾吾地說。
        “怎么不好呢?”
        “我的脾氣不好,我看她的脾氣也不太好,如果在一起,以后說不定還會打架。”
        “沒關系的。”徐姐笑瞇瞇地說,“小季其實人很好的,你們多相處就知道了。”
        “還是算了吧。”雖然怕傷了徐姐的面子,我還是堅持這樣說。
        徐姐沒有再繼續說這事,又談起了別的事情。
        第二天是周末,大家都在家休息。上午,我準備去街上買點東西。正要出門,徐姐叫住了我。
        “阿平,你是去街上的嗎?”
        “是啊。有什么事嗎?”
        “你等一下,小季也要去街上,你和她一起去。”
        “哦,好的。”同事之間的關系還是要保持好,不能不近人情的,我想。
        原以為等女孩子出門要很久,誰知道說話間,小季就下樓了。她戴了一頂寬邊遮陽帽,也不說話,只是眨巴著眼睛看著我。
        今天還是有點好看的。我雖然討厭她,也不想和她講話,但還是不得不承認,今天的她和往常相比有點不一樣。
        “走吧。”我說。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     
9
 樓主| 發表于 2020-9-11 09:34:46 | 只看該作者
七.小季唱林妹妹
        我邁出大門,小季也跟在后面出了門。
        陽春三月里,暖風吹得讓人陶醉,太陽明晃晃的,有些刺眼。走出小院,轉了個彎上了大路,背對著太陽,感覺舒服了很多。
        我不說話,小季也不說話。
        我突然感覺,安靜下來的小季,也沒有以前那么可惡了。
        “走那么快干嘛,等我一下。”
        我正想著事呢,小季突然出聲道。原來不知不覺間,我把她甩下了幾步遠。我稍稍放慢步子,她緊走幾步跟上。
        “想啥呢,怎么不說話?”她說。雖然聽著硬邦邦的,還是那么不客氣,但好像不是那么冰冷了。
        “沒想啥。說什么?”
        “你不是愛唱歌嗎?怎么不唱呢?”
        這到底是認同我呢,還是想打擊我?該不會說的是反話吧?難道是我唱得多了招人嫌?我轉頭看看她,想知道她的真實想法,可惜她一臉平靜,實在讓人捉摸不透。
        “快唱呀。”她催促道。
        我想了想,得唱個不一樣的。
        “天上掉下個林妹妹,似一朵﹍”
        “你怎么會唱越劇的?”我還沒唱完一句呢,就被打斷了。她驚奇地問道。
        “電視上學的唄,怎么,你也會唱嗎?”
        “當然會了,從小聽的。我是紹興人,越劇就是我的家鄉戲嘛。”她說著,有些高興起來。
        “哦,這樣啊。”
        紹興這個地方,我還是知道的。
        作為一名自詡的讀書人,我知道著名的紹興師爺,也知道古代浙江紹興府、江西吉安府是出進士最多的兩個地方。進士可是天子門生,能直接授予官職。今天的本科生,放在古代,可能最多也就是個秀才功名吧,或許只能算作童生。
        家鄉天門(竟陵)雖然同樣以文著稱,明末鐘惺、譚元春留下了赫赫有名的“竟陵派”名號,也出過狀元蔣立鏞,與皇帝在御花園奏對,留下名句
        青矜爭出玉宮;(嘉慶帝)
        朱筆獨點天門。(蔣立鏞)
        但在出進士的數量上,還是遠遠不及上述兩地的。
        我回了回神,對小季說:“那你唱來聽聽。”
“天上掉下個林妹妹,似一朵輕云剛出岫。
只道他腹內草莽人輕浮,卻原來骨格清奇非俗流。
嫻靜猶如花照水,行動好比風拂柳。
眉梢眼角藏秀氣,聲音笑貌露溫柔。
眼前分明外來客,心底卻似舊時友。”
        小季開口唱了。曲調嫻熟,吐字清晰準確,聲音婉轉如黃鶯。比我的半吊子唱腔強了不知道多少。
        我頓時對她刮目相看。
        不過也難怪,越劇對她來說是家鄉話,對我來說卻是一門外語。
        從街上買了東西,回到住處。大家都在一樓客廳處閑聊,見我們兩人回來,都若有所思。
        徐姐笑瞇瞇地說:“回來了。”
        “是啊,外面太陽好大。”我說。
        自從那天上街購物后,我和小季的關系緩和了很多,沒有了那種火星撞地球的架勢。聽她說話,也感覺沒有那么尖酸刻薄了。但我仍然還沒有和她發展更深一層的關系的想法。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     
10
 樓主| 發表于 2020-9-11 09:35:50 | 只看該作者
八.小季的故事
        我又一次坐老屈的車去松江購買物質。
        “你不要被騙了。”老屈突然說道。
        “什么?”
        “小季啊。”老屈奇怪地問,“你不是在和她談朋友嗎?”
        “沒有啊。”
        “沒有最好。”老屈頓了頓,“你知道她以前是什么樣子的嗎?”
        “什么樣子?”我有些奇怪,難道人的長相在短時間內還會有什么大的變化嗎?
        “她孩子都打過幾個,人都廢了。”我大吃一驚,實在想不到個子嬌小的小季居然懷過孩子,還不止一個。
        “廢了是什么意思?”我問道。平時看小季行動自如,也不像是個殘疾人啊。
        老屈斜眼瞥了瞥我,說:“廢了都不知道!就是說,她不能再懷孕了。”
        “啊!”
        我想不到,這么年輕的女孩,居然就不能生孩子了。這是什么概念啊?
        “她在深圳的時候交了個男朋友,每個月都來看她。每次一來,關上房門就是一整天,都不出門的。”老屈嘿嘿地笑著,轉頭看看我,問道,“你說他們在干什么?”
        我干笑兩聲,不能回答。
        這我怎么知道,和我又有什么關系呢?我那時候又不認識她。不對,就算是現在,也和我沒有關系。
        “嘿嘿!要不是我老婆就在旁邊,我都要去搞她了。”老屈肆無忌憚地說著,眼睛里流露出貪婪的目光。
        不至于這樣吧,小季應該沒這么隨便的,我在心里沒法把她和老屈聯系在一起。
        “被人玩都不說,她還被人騙了錢。”老屈又開口說。
        “怎么回事?”
        “她上了一年多的班,平時也很節省,攢了一萬塊錢。”
        這女孩還是很節約的嘛。想想我自己,每個月的錢都差不多花光了,都存不下來錢的。
        “她把錢存在卡里,把卡放在她男朋友手里。后來,兩人鬧掰了,她把卡要回來,到銀行去查,結果錢都被取走了。人也找不到了,打電話也沒人接。”
        可憐的女人。我不禁深深地同情起小季來。
        我想不到,小季跋扈蠻橫的背后,竟然還有這樣不為人知的經歷。
        感情上失意,省吃儉用的錢也被卷走了。對于一個女孩子來說,還有比這更慘的事嗎?
        也許本來的她也是一個溫柔嫻靜的女孩,在遭受這樣無情的傷害之后,為了保護自我,她才不得不做出這樣張牙舞爪的樣子。又或者說,曾經的經歷扭曲了她的心靈,讓她想接近,卻又警惕、仇視男性。
        同情歸同情,但我深深地知道,我和小季是絕無可能的。我不但不喜歡她的性格,而且也不能接受她這么復雜的經歷。
        我不是救世主,也無意賠上自己去拯救她的靈魂。

        下班后回到住處,徐姐過來了。
        “阿平,考慮得怎么樣,我看你們倆這幾天處得還不錯呀。”
        如果不是知道了小季的過往,為了照顧徐姐的面子,我可能打打太極。可現在,我已經無心在糾纏了。
        “我想可能不是很合適。”我直接了當地說。
        “怎么了?”
        “我知道她的事情。老屈和我說了。”我毫不猶豫地出賣了老屈,至于他們夫妻倆之間會不會因此吵架,已經不在我考慮的范圍之內了。
        “小季的人品還是很好的。”徐姐還是試圖說服我。
        “我不可能接受這樣的女孩。”我堅定地說。
        徐姐定定地看著我,沉默了許久。
        “哼,都什么年代了,這樣的事多了去了。”她突然氣憤地說。
        這樣的事情再多,那也是別人的事情,和我沒半點關系。但如果發生在我身上,就不能接受了。
        “難道你還想找處女嗎?去幼兒園找吧。”她說完就走了。
        我不由得苦笑起來。
        我的確想找個簡單、單純的女孩,這也有錯嗎?
        這到底是個什么情況啊?我什么也沒做呀,怎么就成了罪人呢。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高級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
本版積分規則

網站地圖|有獎反饋|小黑屋|手機版|Archiver|天門社區網    
業務聯系:18972625242 客服QQ: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總編QQ: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技術QQ: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
版權所有:天門社區宏博網絡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:湖北省天門市竟陵船閘北路4號 電話:0728-5245566 網絡經濟主體信息

鄂公網安備 42900602000103號 工信部備案:黔ICP備16006183

广东好彩1官方网站 中金在线股票行情 做期货配资尚牛在线人全国 19年海南环岛赛赛程 山东11选5前三组选走势 算牌为什么会被赌场打 协安期货配资 秒速赛车开奖预测号码 股票分析 澳客网七星彩专家杀号 商品期货配资网 万达彩票app下载西西 2014上证指数预测 腾讯三分彩怎样赢 股票融资的方法和步骤 深圳风采开奖公告 上海期货配资网

GMT+8, 2020-9-23 13:41 , Processed in 0.121406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中金在线股票行情 做期货配资尚牛在线人全国 19年海南环岛赛赛程 山东11选5前三组选走势 算牌为什么会被赌场打 协安期货配资 秒速赛车开奖预测号码 股票分析 澳客网七星彩专家杀号 商品期货配资网 万达彩票app下载西西 2014上证指数预测 腾讯三分彩怎样赢 股票融资的方法和步骤 深圳风采开奖公告 上海期货配资网